浅谈李煜词的艺术特色

  李煜(937-978)字重光,南唐最后一个皇帝,世称李后主。他即位之时,南唐靡弱,李煜一方面对自己朝廷的存亡忧虑不安,另一方又不思进取终日沉湎酒色,就这样做了十余年的皇帝。最后宋朝终于灭亡了南唐,李煜从此便被囚禁起来,受到百般侮辱,过着“日夕以泪洗面”的日子。这种生活的巨变使李煜在词创作方面的才气充分表露出来,成为一代词宗。难怪有人评吊说“作个才人真绝代,可怜薄命作君王”。命运的陡变使李煜在词创作方面有其独特的艺术特色。下面就五个方面简单分析。 
  一、感情深厚、强烈、感人 
  李煜被囚后屈辱的生活使他体味到常人所体味不到的那种生活滋味(从皇帝到囚徒),这就使他把悲伤表现得分外真切,格外沉重,进而在感情上震撼读者扣人心弦。我们来看其千古绝唱《虞美人·春花秋月何时了》 
  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 
  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 
  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 
  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 
  综观全词,完全是以一个失国之君的口吻直抒亡国之恨,词中充满悲恨激楚的感情色彩。其感情是那样的纯真而深挚,又是那样的强烈而浓厚,真如滔滔江水,大有不顾一切冲决而出之势。一个处于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竟敢如此大胆地直抒亡国之恨,真可谓史所罕见。 
  二、不假雕饰、纯用白描 
  李煜的词特别是后期的词(做囚徒以后)洗尽了铅华,摆脱了尘俗的浓装艳抹,使人觉不到其雕饰的痕迹。使我们读者感受到的都是作者从自己内心中自然流露出来的而不是“做”出来的,内心痛楚感情流露全是脱口而出,句句如口语,如诉如泣。试看《相见欢》 
  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。 
 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 
  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。 
 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 
  细细品味,全词写景极其自然,整首词就象脱口说出一般,语言朴素得简直如日常口语,没有一丝一毫刻意修饰的痕迹。这不仅出自于李煜有着真实的情感,而且更主的是李煜有着卓越的驾驭语言的艺术能力。 
  三、巧于用典,颇具特色 
  “词中用事最难”(《词苑丛谈;体制》),这就是说写词引用典故最难,稍不慎就有许多弊病而使词不达意。李煜写词暗用典故,毫无瑕疵恰到好处。如他的《临江仙》 
  樱桃落尽春归去,蝶翻轻粉双飞。子规喋月小楼西,玉钩罗幕,惆怅暮烟垂。 
  别巷寂寥人散后,望残烟草低迷。炉香闲鸟凤凰儿。空持罗带,回首恨依依。 
  这首词表面上看是作者看到樱桃落尽春去夏天到了,描写初夏典型景物来表达自己内心伤感的情景,其实里面是化用《礼记》、《汉书》中天子取樱桃献宗庙的典故。《礼记·月令》“仲夏之月,天子以含桃(樱桃)先荐寝庙。”《汉书》“惠帝尝出游离宫,取樱桃献宗庙。” 
  四、用字奇 
  李煜词情感流露自然顺畅,强烈直爽,随手书写。但不能认为他的“随手”就是随便拈来,而是每字每句都经过反复斟酌,他的用字之奇堪称一绝。我们以《相见欢·林花谢了春红》为例来分析。 
  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 
  胭脂泪,留人醉,几时重?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! 
  开篇先出“林花”令读者不知何林何花,接着说“谢了春红”,读者才知是春林红花,起到一波三折的作用。“春红”二字是巧夺天工之笔,比红花或桃李等之花来的更是婉转深刻。“太”、“无奈”等字均表现出作者愤慨中的无可奈何。“胭脂泪”三字是将杜甫名句“林花著雨胭脂湿”加以消化炼所得,有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之感。“醉”字也是神奇,表达了作者悲伤凄楚之甚,而非陶醉之义。“长恨”、“长东”前后呼应,使之更具有强烈的感染力量。 
  五、完美的结构艺术 
  我们通观李煜的词作不难发现,他的词无一篇的结构不是精心安排的,可以说他的词通篇都是一气盘旋,感情波澜起伏,写景抒情围绕一个中心,结合成协和协调的艺术整体,在词的结构艺术方面达到前无古人的最高成就。我们仍以《虞美人;春花秋月何时了》一词为例加以分析(词文见前文) 
  这首词通篇采用问答,以问开始以答结束。词的前六句的章法是三度对比,隔句相承,反复对比宇宙之永恒不变与人生之短暂无常,富有哲理意味,感慨深沉。前两句以春花秋月之无休无尽与人世间多少“往事”的短暂无常相对比。第三句“小楼昨夜又东风”中的“又东风”三字与首句的“春花”、“何时了”相呼应,同时又与第四句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的变化无常相对比。同时第四句中的“不堪回首”又呼应第二句“往事知多少”。第五句、第六句又以“雕栏玉砌应犹在”与“朱颜改”两相对比。在这六句中“何时了”、“又东风”、“应犹在”一脉相承。专说宇宙永恒不变,而“知多少”、“不堪回首”、“朱颜改”也是一脉相承,专说人生的短暂无常,如此回环反复,一唱三叹,将词人心灵上的波涛起伏和离愁别恨曲曲传出。最后两句是词人对人生发出的彻底的究诘,词人悲慨之情如奔向大海的滔滔江水完全表达出来。有深度有力度。更重的是最后一句九个字,作者采用五字仄声,四字平声,平仄交替,最后以两个平声字作结,使读者读来如春江波涛时起时伏连绵不尽,达到声情并茂的效果。还有最后两句以问答出之,又使全词在语气上达到前后呼应流走自如的地步。 
  总之,李煜堪称中国古代文坛的绝代才子。他的词虽然容易把部分读者带入低沉的伤感情调之中,但他的作品在生活深度上、艺术表现力上、美学表现形式上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对后代词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。我们研究李煜,学习他的作品时特别注意他的伟大文学成就。 
  参考文献 
  1王国维《人间词话删稿》、《人间词话》. 
  2尼采 《苏鲁支语录》. 
  3 缪塞 《五月之夜》. 
  4袁枚 《随园诗话》. 
  5周济 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. 
  6周之琦《词评》. 
  7刘克庄《跋刘叔安秋八月》.